成瘾经济(一)——基于人性弱点的生意

2017年8月25日21:08:50成瘾经济(一)——基于人性弱点的生意已关闭评论 7

饱醉豚喜欢说,互联网上能够赚钱的生意,主要是三个G,分别是赌博(Gambling)、游戏(Game)和Girls(色情),其实,网上的毒品产业也非常大,美国政府先后打击过暗网世界的多个毒品交易平台,比较有名的是几年前的“丝绸之路”和不久前的“阿尔法湾”,这两个站点上的毒品交易量巨大,但相比起全球的毒品市场来说,仍然只是冰山一角。

成瘾经济(一)——基于人性弱点的生意

我们常说的“黄赌毒”,都是可以让人成瘾的东西,而成瘾是生物本身的一种天生的弱点,因为黄赌毒对于人自身或是社会的影响巨大,因而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这些生意都不合法。

比如毒品,不仅仅会影响到一个人,一个家庭,甚至会影响到社会,乃至改变历史的进程。清朝的时候,中国成为鸦片的巨大市场,导致大量白银外流,终于导致了鸦片战争。

但是单单把战争的原因归结于鸦片并不公平,当时的中国也在向欧洲输出一种可以让人成瘾的商品——茶叶,因为巨大的贸易逆差,欧洲诸国不得不想办法向中国输出商品,从而把钱换回来,而鸦片这种易于使人成瘾的商品,无疑是非常好的选择。

用茶叶来类比鸦片,似乎有点不公平,但二者的差别,只在于让人成瘾的程度。在当今社会的量刑标准中,4000克咖啡因相当于1克海洛因,而茶叶中含有咖啡因,鸦片则含有海洛因。

这也正如游戏和赌博之间的关系。在一些情况下,游戏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的赌博。如果一个人通过押注,有可能获得潜在的现金回报,这种行为被定义为赌博,但如果这个人通过下注,得到的不是现金而是一些虚拟的积分、装备、皮肤等等,这种行为就变成了游戏。在日本,赌博是不合法的,但无论大小城市,都有遍布街头的弹珠房(Pachinko,台湾译为柏青哥),人们花钱买弹珠玩游戏,获得一些非现金的奖励,所以这种生意没有定义为赌博。但所有弹珠房不远的地方,往往都有可以将奖励兑换成现金的地方,从实际上来说,在弹珠房玩游戏与赌博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黄赌毒之所以经常被人并称,并不是因为它们让人成瘾,而是因为它们不合法。能让人成瘾的事物非常之多,大多数都合法,而能够让人合法地成瘾的生意,往往都是非常大的生意。

咖啡因、酒精、尼古丁都是让人成瘾的物质,因而与此相关的生意,咖啡和茶、酒、烟草都是巨大的产业,有一些宗教禁止人们饮酒,有一些国家(比如不丹)则完全禁烟。食品业则是另外一个不易被察觉的成瘾生意,在这一行,有一个秘诀——如果你的商品销量不好,多加些糖。糖,也是日常生活中能够使人成瘾的主要物质之一。

不让人成瘾的生意,也有可能成为巨大的产业,但是成瘾物质的优势在于,它可以让人消费超过自身基本需要的分量,从而使得生意有非常大的增量空间。据说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有一个怪癖,当开着跑车等红灯时,他会拿出一把牙刷来刷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恐怕对于刷牙都没有什么瘾,不可能每天没事刷牙玩(即使村上春树,据说在跑车上刷牙时也并没有用牙膏),因而对于牙膏生产商来说,全球牙膏的消耗量大致可以估算出来。但对于一些成瘾的物质来说,人消耗的潜能是无限的,如果不加以控制,一个小孩可以吃掉很多糖果,一个成年人则完全有可能摄入过量的毒品。

因为成瘾更多地是心理需求而非生理需求,所以并非一定是实物才可以使人成瘾。赌博的人,虽然有实物筹码,但实际促使他们成瘾的则是短时间获得意外收获的刺激。既然是赌博,往往意味着参与者相比庄家而言会血本无归,许多赌徒也知道这一点,但仍然参与其中,是因为沉迷于这种刺激之中。对于游戏玩家,也会沉迷于一种刺激之中。

但因为成瘾所带来的沉迷,并不仅仅限于吃喝玩乐,有很多人们不曾想到的领域,也存在着沉迷的现象,“阅读”这件事也是其中之一。

本文作者:刘淼

琉璃丶雪
《牛奶可乐经济学》(套装3册)
「火树银花」创意 LED 装饰灯
「Zubits」懒人磁性鞋带扣
「RoboSpace IronBot chap」儿童编程教育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