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几乎变成“共享主义”,无非是盲目的跟从和鼓动

2017年7月28日09:00:15共享经济几乎变成“共享主义”,无非是盲目的跟从和鼓动已关闭评论 13

以共享为名,滥竽充数之辈最近越来越多。共享经济几乎变成了共享主义。经济的不景气,更让打着共享之名的市场投机行为,入侵越来越多的行业。

共享雨伞、共享篮球的余波未过,帝都中关村的“享睡空间”再次成为共享经济的新爆点,随后上海、成都等地陆续效仿,似乎一副燎原之火的架势。然而仅仅数日,政府约谈、停运停业,这一披着共享外衣、实为胶囊旅馆变种的假模假式,被遏止在萌芽之中。

不过可以预想,一个共享睡眠舱倒下,并不影响千千万万个共享形式兴起,毕竟这次风口持续了近一年,还未有停歇的迹象,而且共享经济本身就潜藏着颠覆和变革整个行业的商业价值,更令无数创业者顶礼膜拜。

伴随着这股狂热情绪,已经没人在乎共享经济到底如何经济,更多的都是为了共享而共享。仪式感参与感已经大过了实际效用,导致了后者越来越不重要。甚至可以说,共享变成了信仰,教徒者众。

只是随着形形色色的共享产品争相涌现、继而陨落,不免令人怀疑共享模式,是否已经触及到共享经济的边界?有一个词叫做过犹不及,应该值得各大共享产品们停下脚步,仔细思考自己否已经越界,而盲目的跟从和鼓动,是不是让共享经济变成了让市场着魔的投机主义,甚至有了一些邪教化的意味?

共享经济几乎变成“共享主义”,无非是盲目的跟从和鼓动

抛开投机主义驱动,哪有那么多产品可以共享?

共享经济发展至今,多少已经有了盲目跟风和混淆视听的倾向,即使是掀起这一浪潮的共享单车,也一直背负着“伪共享”的质疑。不过就是这种介于租赁经济和共享经济之间的新生事物,确实在资本相助和市场需求之下造就了数个行业巨头,反过来想,其实可以说,是这种发展形势在扩展原本就界定模糊的共享经济的内涵,从而为共享模式创造了更多可能性。

据百度百科介绍,共享经济一般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经济模式。而智库百科则将其定义为,拥有闲置资源的机构或个人有偿让渡资源使用权给他人,让渡者获取回报,本质是闲置资源使用权的暂时性转移,更通俗的说法是,分享型经济倡导“租”而不是“买”。

维基百科也有不同之处,它认为共享经济是以P2P为基础、通过在线平台协调取得使用权的一个混合市场模式。从这些说法来看,智库百科的界定更符合如今共享创业的现状,它将机构置于和个人供给者相同的位置,明显地将“租”看作是共享的形式之一,因而按照这个理论,共享单车并非“伪共享”。

再者,这些定义虽莫衷一是,但都离不开两个核心关键词,即闲置资源和使用权转移。后者自不必说,对于前者,创业者和资本关注的焦点其实本来就在闲置资源的价值上,而并不刻意强调其来源。

换句话说,只要能充分利用商品或服务长时间闲置的特征,为用户提供便利,就可以称之为共享经济,很少有人在乎其提供者是商家还是个人。就像共享单车,它创造了一种“我不骑的时候,任何其他人都可以骑”的新形式,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生活用品的使用方法,这才是符合共享经济的本质特性。

共享经济内涵嬗变所对应的是市场的变化,又或者可以以狭义和广义之分来重新界定共享经济,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只要双方自愿,其实可共享的产品应该是无边界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共享经济同样没有边界,因为能否形成某个领域内具有发展前景的共享商业模式,关键是在于市场需求状况,而不能只看闲置资源的价值。就像之前的共享雨伞、共享睡眠舱,之所以在短时间内销声匿迹,主要是因为缺乏刚性需求和供应量不足等市场要素。

更深入一些,共享模式的真正适用需要有恰如其分的动力和环境。其一,供应端和需求端的契合,一方面,用户对共享产品有实质需求、亦能接受短暂使用权的方式,另一方面,市场上供给量严重不足,迫切需要盘活闲置资产来增加供给、解决供需矛盾。

其二,借助市场需求的强大动力,共享经济应该具有打破传统行业模式、升级产业服务的内在优势,这点主要是指低成本、高效率。优步和滴滴就是最好的例子,它们颠覆了出租车久居出行领域的主导地位,为行业性问题提供了变革方式,在自身实力扩张的同时,也刺激传统行业的服务进行新一轮的升级。

另外,除了市场要素,从共享经济的乱象中还可以明显看出,人性是所有共享模式的统一边界。任何商业形式所存在的基础在于最大限度地利用人性需求,而很少有像共享经济一样,是在考验人性,这带来的不仅是信誉问题,根本上还会影响第三方平台的盈利状况。

共享经济的边界无限?没有边界的模式那是传销

在大多数理论研究中,共享经济的极致状态是用使用权代替占有权,换句话说就是,未来人们的需求都可以以共享的方式得到满足,而不再通过产品交易。就像《使用权时代》一书中所述,摒弃市场和产权交易,从观念上推动人际关系以实现结构性转变,就是从产权观念向共享观念的转变。

按照这种理论设想,共享经济无论是纵向深入还是横向扩展,其前景可以说是无限放大,而且可以不受边界困扰,但现实中这种状态真的能实现吗?

恐怕很难。一方面,尽管随着共享意识的深入,共享经济可波及的领域会不断扩大,但某些涉及隐私、安全的产品从根本上是难以实现共享的,况且同时又要具备市场要素,更使得共享标的范围缩小。因而未来如果共享需求呈现急速扩大化,那可共享的资源总是会碰到最后的边界。

另一方面,维基百科对共享经济的界定中提及,整体经济形势状况良好时,人们可能会失去共享的意愿,这就意味着未来共享需求并不是一定会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而增加,毕竟经济条件和外部环境允许的情况下,人的占有欲要比共享意识强烈。

总而言之,共享经济虽然因为在优化社会资源配置方面的特殊作用,而具有深厚的商业潜力,但依然摆脱不了行业、产品、地域和人性等因素的限制,这就决定了长时间内共享模式只能是产权交易的辅助,而非取代。

而且最关键的是,如今的共享平台渐趋偏离共享的本质,即使是行业巨头也不例外。比如真正崛起于闲置资源利用的共享界鼻祖优步和Airbnb,前者私人闲置车辆越来越少,后者民宿占比也是逐渐缩小。这种趋势对共享模式来讲未必是好事,因为伴随着这种改变,共享平台的业余性正在被职业性所取代,也就是谋生者代替共享者,后果有可能是一种趋向传统模式的倒退。

最明显的就是滴滴,在经过政策风暴的洗礼和行业垄断之后,很多用户又面临着新一轮的打车难问题,这种状况集中反映的问题除了政策受限之外,还有车主拒载、随意加价等乱象,基本上和出租车垄断出行市场时的情况相似。也就是说,供给者成为职业性工作者,在趋利性刺激下,又产生了和传统模式相似的行业性问题。

还有一个弊端不容忽视,据摩根大通研究所最新数据显示,利用技术将劳工与需要服务的人相匹配的劳动平台,如优步和Airbnb,成年人参与率已经开始下滑,其中全部收入来自共享平台的人下降到37%,56%的人表示因受雇其他公司而在过去12月内退出。因而摩根大通表示,当经济形势转好、个人财务状况更稳定之时,从业者很有可能放弃这种工作。

从这个角度来讲,共享经济的发展边界还有行业垄断倾向和员工动向。除此之外,根据共享标的的不同,行业中涌现的共享平台还面临着业务的不同延展倾向,像共享房屋、共享出行可以通过跨界方式构建共享生态,而共享单车却只能在规模上扩张,由此可见,也许共享经济的垂直倾向也会限制其发展前景。

共享经济正在变成一场新与旧的利益博弈大战

不可否认,共享经济确实是改变市场供需矛盾、升级产业的可行之路,但如今风口愈胜,投机者甚多,反而将共享模式的弊端提前暴露,再加上其本身也存在着众多约束性边界,因而透过资本热捧的虚火,理应谨慎看待其中的风险。

从行业的微观角度来看,我国虽擅长复制美国商业模式,进而通过本土化运作催生出强有力的新生力量,但往往因为缺乏适应性条件,而不得不在急速发展中解决一些猝不及防的问题,由此不断修正新产业的漏洞。

比如针对共享经济,征信系统、共享观念等一些在美国已经成熟的要素,在我国反而长久缺失,可能更多的是国情原因,但这种现状确实导致了共享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信任危机,它也将在风口过后成为共享平台最大的风险之一。

当然先天不足,并不足以阻挡资本助推下的疯狂滋长,只是对于一些已经浮现在共享市场上的问题,由于切关平台生存和良性发展,很难忽视。

一方面,共享雨伞等没有多少市场需求的产物接二连三出现,已经证明盲目跟风渐成趋势,长久下去随着共享模式不断覆盖新的行业,未来必然会引起同质化竞争。

在这点上,或许可以效仿美国,我们看到诸如能源共享、实验室共享和奢侈品共享等模式,都因贴合某个垂直领域的市场需求才应运而生,甚至是难民房客的出现也折射出应对政治问题的社会责任,这种循序渐进的状态才是良性发展。此外,作为仅次于Uber的第二大打车应用公司,Lyft的差异点在于突出朋友文化,这是其面对巨头压力的主要立足点,显然不同于我国共享单车单纯以规模论成败。

另一方面,责任界定已经刻不容缓,这关系到产品安全和平台监管的长远利益。日前,ofo被卷入一场高额赔款的诉讼案件,起因是3月份11岁男孩骑单车发生车祸致死的事件,这是共享单车面临的第一场官司,也意味着会给平台责任带来强制性的界定,对于未来发展其实不无好处。

行业内部冲突是共享模式内因所致,不过除此之外,从宏观角度来看,共享经济的兴起还是新生商业模式和传统产业的利益博弈,这关系到两方生存的根基。以共享单车为例,短期利益上,共享模式给渐趋没落的自行车行业带来了新的活力,尤其是两大平台相继与传统自行车生产厂商形成稳定合作,为其重新激发了市场需求。

但是从长远利益来看,局势对传统制造商和销售商极为不利,共享方式能给用户带来使用权的转移,那购买单车的需求直线下滑,对于依赖传统渠道的自行车厂商将是长久损失。再者,共享平台占据了单车产业的主导地位,随之议价能力和话语权将会逐渐增加,届时这些传统上下游企业将会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人,局势必然大大改观。

总之,从互联网诞生伊始,我们就存在于共享的生活环境,未来也不能排除通过共享模式实现市场交易升级的可能性,不过共享边界远远限制了共享经济的想象空间,因而在推崇其带来的商业变革的同时,应该多关注这种约束。

当然,最重要的是,共享经济在探索创造价值的同时,更要警惕变成假大空的共享主义。

 

作者:歪道道

末日冰霜
「dpark」创意数码收纳包
「FINO」多功能单肩斜挎包
「Moleskine」小王子限量版周记本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平装珍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