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 联合创始人:大多数创业想法完全是胡扯

2017年7月31日20:32:10WhatsApp 联合创始人:大多数创业想法完全是胡扯已关闭评论 47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m Koum 首次邀请俄罗斯记者到他的办公室,向其讲述了 WhatsApp 与 Facebook 合并后的变化,为何他不喜欢当管理者,以及他对 WhatsApp 未来的畅想等问题。

在风险投资市场上,WhatsApp 和 Facebook 之间的交易已经落下帷幕。2014 年初,这款通讯应用卖了 190 亿美元。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Jan Koum 和 Brian Acton 成为 Facebook 股东,并继续管理着 WhatsApp。

今年夏天我在 WhatsApp 新搬迁的办公室里约见了 Koum。这幢三层建筑由砖块与玻璃构成,位于山景城中心,是为 WhatsApp 所建的,也是公司的第五个「家」。这里没有硅谷和其他的科技公司所喜欢的吊床及其他福利。里面只有一个自助餐厅、白墙上的零星涂鸦和健身房,Koum 称它是「世界上最空的地方」。

Koum 是我的向导。「你用 Telegram 吗?」这位企业家一眼瞥见我 iPad 上装有 Pavel Durov 家的 Telegram。39岁的 Koum 穿着灰色T恤、深蓝色的帽衫和牛仔裤,他坦言去年的交易最多改变了他人生的 10%,其余「一切照旧」。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大多数创业想法完全是胡扯

自16岁以来 Jan Koum 就一直住在加州,但他能说流利的俄语。他讲了好多只有俄罗斯人才会懂的笑话。例如,在拍照期间他建议在健身房拍一张野蛮的「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风格」的照片,他还宣称他家床垫下搁着几十亿 Facebook 给的现金。

WhatsApp 的办公室很宽敞,很多隔间是空的。他说:「希望工程师们能坐在这里。」他脑中总是填满了关于 WhatsApp 产品的想法,这就是为什么他会首先关心技术开发人员。在工程师的房间里,他压低了声音以免打扰别人。这位联合创始人自己在开放空间里工作,与 Brian Acton 相邻。这位亿万富翁并不想拥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这在硅谷并不常见,他想知道团队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Koum 靠墙停下,墙上贴着照片和信件。其中有两位联合创始人的照片、风险投资基金红杉资本合伙人 Jim Goetz(Goetz 在 WhatsApp 早期就十分看好其前景,领投了两轮融资)的照片以及用户有趣的反馈和表示感谢的邮件——这些挂在门口迎接着到访 WhatsApp 的客人。

Koum 指着一张团队 2011 年的照片强调说:「只有 15 人离开了公司。」现在有大约有 100 人在 WhatsApp 工作。在办公室巡视一圈后,我们下到一楼的会议室。Jan Koum 在接受 RBC 采访时解释了 WhatsApp 成功的原因、Facebook的支持、以及为何他尊重投资人 Yuri Milner。

「我对其他任何项目都不感兴趣」

——有关 WhatsApp 在俄罗斯的用户数据有几个不同的版本,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您的 app 是俄罗斯市场上最流行的。能解释一下俄罗斯市场上 app 的具体数据(月活、安装量等等)吗?
——我们没有分析过安装量,这项指标毫无价值。我们研究月活和日活。我想之前我们没讲过,但我可以告诉你 WhatsApp 在俄罗斯市场上月活是 250 万。对我们来说俄罗斯是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它很大,很多人都拥有智能手机,很多人需要和朋友以及国外的同事聊天。

——总共有多少用户,与您的期望相符吗?
——我们公布的最新数据是(我们有)9 亿用户(Jan Koum 9 月 4 号曾在 Facebook 上讲过这个)。但是我们想让 WhatsApp 安装在每一部手机上,或者说每一部智能手机上。因为未来手机只会有智能手机这一种存在。我不知道目前世界上到底有多少部智能手机,也许是二三十亿部。所以目前我们落后于我们的目标,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18 个月前,您把 WhatsApp 卖出了 190 亿美元的天价,这个估值是怎么算出来的?
——好久之前的事儿了,所以很多细节我都记不清了。我认为,我们观察到在那个特定时期的用户量和未来蕴含的潜力。看下我们的增长率就不难预测一到两年后会发生些什么。我认为一年半之前 Facebook 就认识到在全球市场上我们没有对手。

——收购完成后你拿这笔钱(创始人拿到了 40 亿美元现金,其余为 Facebook 股票)做什么了?你有计划成立一支风险基金或者投资早期创业团队吗?
——我把所有东西都放在床垫下的锡盒子里。哦不,放在俄罗斯的 Sberbank 里。其实我对投资创业公司这事儿没什么打算,我不是这号人。我觉得大多数创业的想法完全是胡扯。如今我忙于 WhatsApp 的工作,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能让这个产品变得更好。我现在对其他任何项目都不感兴趣。

——收购完成后你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吗?
——如果说什么都没改变是不公平的。但我还是住在老地方,还是以前的朋友,这一点很重要。同样,还是一样的工作。Facebook 收购完成之后,我生活里 90% 的部分没有发生变化。

——那么 WhatsApp 作为一家公司有什么改变呢?你的决策权是否变少了?
——产品研发全权在我们掌控之中。Facebook 在其他领域给予我们帮助,例如,财务、法律、公关、人力资源等。收购前我们没有财务总监。我们接受了这笔开支,按下了「付款」键。WhatsApp 是一家独立发展的小公司,我们付得起这笔钱。如今我们已是 Facebook 的一部分,而它是一家上市公司,要求自然有所不同。现在我们有了一个来自 Facebook 的财务,他直接向母公司的财务总监汇报工作。

Brain 和我一直以来都对产品研发兴趣十足,现在我们仍然负责这块。现在你看到产品的变化早在收购之前我们就已经计划好了。我们推出了语音消息和桌面客户端。顺便说一下,Facebook 在基础设施方面给了我们很多支持。例如我们最近添加了电话功能。这些更新需要全球同步上线,社交网络帮助我们实现了这一点。

——2011 年 Facebook 推出了他们的 Messenger,你们是如何共存的,会有竞争吗?
——我们有不同的利基市场,这两款 app 是完全不同的产品。Messenger 绑定的是 Facebook 上的联系人,所以使用它的是社交网络中的好友。而 WhatsApp 专注在手机通讯录里的好友。人们在不同场景下使用不同的产品进行沟通,两者的联系人名单是完全不同的。WhatsApp 专注于手机,而 Facebook 则专注于如何在桌面端和移动端提供相同的使用体验,把用户圈在 Facebook 上。

——你过去在采访中常说赚钱不是首要的,你更喜欢把精力放在提高产品质量上。鉴于你过去并不是大富大贵的背景,为什么不想赚钱呢?
——我在 Yahoo! 工作过很长时间,也有公司的股票。同时,我也攒了一些钱足够过一个体面的生活。这给了我不必担忧 WhatsApp 能否赚钱的底气。我本来计划先在 WhatsApp 干个一年,之后看看结果再做打算。
产品开发出来用户开始使用它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我们有机会持续发展。红杉资本投了我们,所以我们不必担忧个人经济利益。

——WhatsApp 现在盈利了么?
——现在,我们没有赚钱的任务。Facebook 的收购帮助我们整合资源,投入到增长和产品开发中。在近期我们不打算关注变现,我们的目标是拥有超过 10 亿用户(Facebook 已经达到了)。

——在过去的采访中你说过,之所以把公司卖给 Facebook 是因为你和 Mark Zuckerberg 对互联网的未来想法一致,具体是什么呢?比方说,十年后在线交流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不是那种会预测 10 年后互联网会变成什么样子的人。你能找到很多乐于做预测的人。我从短期的视角来看世界。我对明天和后天会发生的事情更感兴趣。

如果你看一下 Facebook 在做什么,我们在做什么,你会发现我们有相似的目标。我们希望世界相通,人和人紧密相连并轻松获取信息。无论你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你都有机会拉近距离,感受到家人和朋友就围绕在身边。

南瓜先生
「Zubits」懒人磁性鞋带扣
「火树银花」创意 LED 装饰灯
「dpark」创意数码收纳包
《故事营销有多重要》(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