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在的,有多少工作需要大学文凭呢?

这是一篇对美国教育现状的思考文章,但是其实我们也有类似的情况——高等教育毕业生越来越多,岗位不够用了,大学毕业生当保安的情况比比皆是。其次是大学毕业出来的人并未掌握实际技能,也就是所谓的高分低能的现象。还有,尽管最近2年取消了大量的职业资格认证,但是仍然有很多地方挂靠现象仍然大量存在。有人专门考认证然后把证书给需要的单位挂靠,但其实做事的并不是这些缺乏实际经验的人,造成一个非常尴尬的情况:有证书的不会做,会做的没证书。不管他的观点对不对,这都是一次非常有益的思考。

说实在的,有多少工作需要大学文凭呢?

在一些圈子的传统观点认为,我们还需要把更多的人送进大学。正如盖茨所写那样:“美国面临着大学毕业生的短缺问题……到2025年,美国2/3的工作将需要高中以上的教育。”

我对这个观点是非常怀疑的。在上一篇文章中,我提出了许多职业工作(建筑师、经理、律师)对于3到7年的高等教育学校其实并没有自然需求。相反,这种严格要求是由于资格认证方面的法律限制了职业的准入并为薪酬提供支撑。

为了给这篇文章准备材料,我决定做一张电子表格,把美国职业要求的情况汇总一下,然后根据自己判断计算出有多少比例的工作是真正需要大学学历的。我把每一项职业都归类到以下几种类型内:

需要小学或以下教育——要求有会读写并掌握基本数学。这类工作基本不需要教育,任何岗位培训均不需要6个月以上的时间。例子:卡车司机、厨师、按摩师、发型师或者护理员。

需要职业培训——这个工作需要小学文凭外加1到4年的岗位培训。这一培训可以通过职业学校、社区大学或者学徒制来完成。例子:管道工、木匠、社会工作者、汽车技工、音乐家、机械工、放射线技术员或者职业护士。

具备普通中等教育会有帮助。白领工作、领导岗位或者专业岗位等会受益于典型的普通高中教育。典型的高中教育涉及:良好书写能力、概括了解文学、历史、逻辑、修辞、普通科学以及足以记账的数学等。岗位可能还需要最多2年的岗位培训,可以在社区大学、职业学校、在线学校或者学徒期间完成。例子包括:财务顾问、主管、教师或者营销经理。

需要大学学习。除了典型的中等教育以外,这些职业入门级的要求就是要经过1到3年的专业学习和实践。但这一学习并不需要在学校完成。它可以是自我指导的,然后通过考试来认证的。或者一位年轻的实习生可以在某家公司兼职工作,然后业余时间再自学。这类工作的例子包括:计算机编程、建筑师、律师或者会计。在过去,进入法律领域的传统路径是通过在现有律师事务所“攻读法律”。曾几何时,建筑师是从年少时当入门级的绘图员开始的。只是到了现代,法律才做出改变,要求这些学习在学校里面而不是在工作场所进行(但其实刚出来的毕业生大部分都不能用)。

需要经过高等教育。这类职业要求经过数年的监督学习,而这种监督学习是在工作环境下无法实现的。这种职业的突出例子是医生。实习生在被雇佣来治疗真正的病人之前,必须花时间解剖尸体并进行实验来积累技能。

我基于自己的主观判断而不是HR的机制把工作进行了分类。你也可以建立自己的表格做出相应改动,但需要解释一下改动的原因,为什么这项工作需要更多或更少的教育。

下表是我自己的统计结果,对比了接受教育方面岗位的要求情况、接受教育的占比以及实际毕业情况。

说实在的,有多少工作需要大学文凭呢?

从这个表格来看,根据我的主观分类,我是对的,盖茨错了:-)我们的学校教育是太多而不是太少了。如果谁有盖茨的电子邮件的话,请帮帮忙把这篇文章发给他看,把职业调查表格也转给他,告诉他说他完全是疯了。说60%的工作天生就需要10年的学位(中等教育6年+高等教育4年)并没有可信之处。如果说60%的工作需要一纸大学学位证书的话,这一要求完全是人工编造出来的(由于资格认证法律以及竞争性信号的恶性通胀/学位膨胀——比方说华盛顿特区的新监管要求儿童保育员要有大学学位)。

我注意到最令人吃惊的一件事情是,有多少工作其实几乎都不需要专业学习或者培训。即便是在看法与大众背道而驰的反大学教育的知识界,流行的观点也是说我们需要更多的职业教育和学徒制。但娴熟职业大概只占到全部工作的15%。绝大部分工作都不需要特殊培训。这些工作基本上都是像收银员、司机、护理员、地产经纪、客服代表、商店职员、油漆工或者劳工等。

实际上,可以貌似合理地提出需要典型高中教育以上学习的工作只有不到15%。而这些工作里面需要在正规学校而不是自学的高等教育只有一小部分比例。

但是也有说法认为,大学是大家碰撞出新想法以及“学会如何思考”的地方——重要的不是直接技能,相反,大学提供的是对各类工作都有用的知识库。

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的,错在4个方面:

1、大家把因果混淆了。大学毕业生的确更有可能是聪明有思想深度的人,但主要功劳不是大学的,因为这首先就是进入大学的要求(聪明人才能进大学)。

2、其次,实际上大学教学生如何思考的正越来越稀少。只有一小部分的学生会阅读经典,能接触到各种不同的想法,或者在讲座或上课中进行自己的思考。大学正日益成为一个对自由探究怀有敌意的环境。即便是15年前我在一所常青藤学校时,我也不喜欢在课堂上说太过出格于时代思潮的东西,因为在课堂上冒把某人给惹毛了的风险根本就不值得。我听说现在这个问题甚至已经更加糟糕了。

3、“学会如何思考”是小学和高中的时候该干的事。问题是我们开始把每个人都送进高中,然后高中课程就被掺水了。现在我们又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送进大学,于是大学课程也掺水了。

4、大多数人都不会得到学习如何思考方面的广泛训练,因为这样对组织来说并没有太大用处,而知识工作者也很少会主动走这样一条职业道路。

想要“好”工作?直接补贴工资吧

常见的假设是,既然受过大学教育的职业能拿到好的工资,如果我们希望人人都有一份“好工作”的话,我们就得让人人都上大学。

这显然是荒谬的。怎么可能人人都成为工程师或者律师等其他职业呢?我们快不要卡车司机或者暖通空调安装工了吗?这怎么可能?

即便软件开发者可以发明出机器人来取代暖通空调安装工和卡车司机,其结果也不会是雇佣1亿软件开发者。对软件开发者的需求也还只是几百万,而剩下的人必须争相拼抢替代工作。

当更多的人挤进大学时,相应岗位的供给却很少会出现扩大。相反,这一职业的工资反而会被拉低,导致学习这一领域的学生的投入最终无法与产出相抵。当律师一度是很有吸引力的职业道路。但上法学院的学生太多了,所以到最后除了顶级学生以外,其他学生工资都没有保证,而岗位也变得非常紧张。类似地,太多的学生去读了研究生,导致年轻的研究生毕业后的工资和就业前景变得非常悲惨。

处在边缘的大学毕业生越来越发现自己的学位无用且没人要。没有人再会需要一个南俄亥俄州立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毕业生。他毕业后最终只能去酒吧或者做设备销售或者另100万不需要学位也能完成的工作。在别的国家也能看到这种情况,比方说埃及就是这样,该国把太多的年轻成人赶进学校,多到已经超出自身的经济能力,无法提供足够的职业岗位了。

把更多的人送进大学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岗位数和工资水平。如果我们希望上班一族过得更好一点的话,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直接进行工资补贴。我之前写过如何实现这一点。二是对文化做出改变,让那些工作的地位更高。理赔人或者营销经理的工作并不应该比卡车司机或者厨房生产线上的厨师更高贵或者更有心理优势。把一项工作认定是“好工作”而另一份是“没有出路”的工作是很愚蠢的。歌颂普通的工人阶级工作一度是流行文化潮流——但在20世纪下半叶期间,这种潮流变了,大学教育成为拥有地位的唯一出路。

真正技能反而不足

不妨考虑一下构成美好舒适生活要素的那些商品和服务:高科技电子产品、供暖、室内管道、一个装修得好的家、可问诊于训练有素的医生、有好饭店吃、好啤酒喝、公园、建设得好的基础设施、可以沿街散步欣赏漂亮的建筑等等。如果你审视这些商品和服务的制造过程就会发现,只有一小部分的工人需要大学学位。而且大部分的学位授予并未改善生产过程——授予数百万“商业”、“沟通”或者“社会科学”学位如何可以导致这些产品变得更多更好呢?并不能。实际上,由于把那么多的人疏导到大学这条路上,我们已经失去真正让生活变好的技能。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度创造出美丽的街道景观和华丽的建筑大样的工匠。我们已经没有钱去花在基础设施上。我们的债务更高了,压力更大了。

此外,即便是在工程领域,有太多的专门技能仅仅存在于生产组织内部而不是教科书上了。每一位工程师在得到一份工作时,都要有很长的一段适应期,需要在这段时间去学习完成工作真正需要的技能。他们要学习为什么教科书版本的知识太过简化或者过时,要学习完成工作需要的真正的技术技巧和工具。

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人在学位方面的确已经受到了更多的教育了。但现实是,随着婴儿潮一代退休以及高科技岗位转移到了海外,像我父亲那样的人正在训练中国工程师来取代他们。现在《福布斯》告诉我们说Kindle没办法在美国生产,因为那里已经没有必要的技术生产设施了。根据政策研究者的分析,我们的受教育程度已经变得更高了。但如果你看看开发高科技产品所需的实际知识,这个问题要黑暗得多。

一个健全的教育体制应该是什么样的?

如果盖茨先生让我负责制订他的政策建议的话,以下是我认为应该推进的一些补救措施:

1、教学与资格认证分离。目前所有要求学位的工作应该用知识测试来取代。雇主不应该关心应聘者的知识是如何获取的,只要他掌握相关知识就行。可能甚至我们还可以走得更远,把要求提供大学学位信息变成非法行为,就像提出种族或性别要求是非法的一样。你可以对知识提出要求,但不应该对学位提出要求,因为要求学位就是对没有时间或金钱上大学的人的歧视。

2、建立一系列免费、在线的高中和大学学位计划,让任何人都可以报名参加,并且按照自己的节奏修完课程。人人都可以上的免费大学!既然课程是在线的,对于政府来说成本应该是很低的。

3、13岁的时候给每个人提供10万美元的教育补助金。这笔钱可以花在职业学校、高中或者专业学校上。如果到了30岁这笔钱也没有花掉的话,可以至二级放到退休账户或者用于支付房屋抵押贷款。如果有人根本不愿意上学的话,给他们10万美元而不是浪费到对他们没有用的高中或大学课程上岂不是更有意义呢?如果有人自己就能高效地自学的话,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自己留下这笔钱而不是花在学校上呢?

4、把学徒工合同合法化规范化。甚至更好的做法是要求所有盈利企业每7名员工就要接收一个学徒。一旦有人完成小学、高中或者专业学校的学习,他们可以直接去这些地方申请学徒工。学徒工往往比职校生更出色,因为1)职校必须购买昂贵的设备,而这些设备在企业本来就有 2)学徒工可以向具备实际经验的实践者学习,而学校老师可能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干那方面的活了。第一份工作永远都是最难的,而强制学徒制可以直接解决大学假装要解决的那个问题——把下一代整合进劳动大军里面。

如果这些改革得以通过,普通职业人员就能在更早年纪赚更多的钱,身上背的债务更少。而因为有了10万美元的救济,普通工人手头也不会那么紧张。不同人口的财务压力将得到极大缓解。

但现实是我们把越来越多的人和时间都投入到昂贵的学校教育上面,这对所有人都造成更大的伤害。

读者投稿
「emie」 头套式口罩
「SIMPIZ」 iTron 急速自充电移动电源
「Barsetto」 便携式胶囊咖啡机
《牛奶可乐经济学》(套装3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